• <nav id="qqyo2"></nav>
  • <strong id="qqyo2"><tr id="qqyo2"></tr></strong> <strong id="qqyo2"></strong>
  • 醫院快報

    院長致辭

    服務之路無止境
    追求優質永不停

    地址:成都市青羊區文家街道蔡橋社區394號(地鐵4號線蔡橋站B2口)
    接診:8:00~20:00

    免長途費
    028-87031880

    院長信箱
    admin@cdadyy.net

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成都安定醫院 > 醫院快報 > 媒體轉載 >

    媒體轉載

    河南14歲少女失蹤6年,被找到時已精神分裂
    時間:2018-12-27 13:38    來源:成都安定醫院    瀏覽:176次
    河南14歲少女失蹤6年,與一對父子生3個孩子,被找到時已精神分裂
     
    小茉(化名)被媽媽找到時,已經是3個孩子的母親了。此時,她20歲,已失蹤6年。
     
    離奇的是,經過親子鑒定,警方確認小茉的大兒子系她與河南省駐馬店市一名60多歲男子鄭某所生。另有一對龍鳳胎,確認為小茉與鄭某的小兒子所生。
     
    失蹤多年,再次見到家人時,小茉已認不出母親李艾玲(化名)。后經診斷,她被確診為精神分裂癥。
     
    李艾玲告訴記者,2012年4月底,因哥哥拒絕給小茉零花錢上網,二人發生爭吵,小茉被打了一巴掌后奪門而出,之后再無音信。
     
    “我是在今年1月份找到小茉后才知道,那天她出門不久在路邊遇到了鄭某,被他用三輪車帶回去,鎖在家里,天天和他兒子睡在一起,有時也會和鄭某睡,甚至三個人一起睡。”李艾玲說,女兒的遭遇讓她感到自責和憤怒,隨即將情況反映給公安機關,很快,鄭某被抓了。
     
    據駐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案件信息顯示,鄭某于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,目前已被駐馬店市驛城區檢察院批準逮捕,涉嫌的罪名為強奸罪。
     
    孩子
     
    隨著小茉被找回的消息逐漸傳開,過去的近一年里,李艾玲的家里不斷有親友前來探訪,甚至有許多老鄰居專程上門來看望小茉。每次,李艾玲都會將她與小茉相認的經過完完整整地講述一遍,講一次,哭一次。
     
    據李艾玲回憶,2018年1月24日下午2時許,她在駐馬店市某小區門口貼傳單時,無意間看到一個女孩在身后看著她發笑,“我回過頭瞥了她一眼,也沒有太在意,繼續拿起傳單準備貼的時候,腦子里又過了一遍這個女孩的臉,我趕緊回過頭,這時她已經走開了好幾步。”
     
    李艾玲上前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,叫了兩聲女兒小茉的名字,但對方沒有任何回應。她告訴記者,雖然那時小茉的長發已經剪得極短,但她確信,眼前的這個女孩一定就是自己的女兒,她反復詢問女孩是否認識自己,對方卻一直搖頭,并甩著胳膊要走,“這時候我也急了,揪著她的衣領,把她逼到墻角,撥開自己的頭發讓她仔細看看我的臉,看看我是誰。”
     
    李艾玲的一系列舉動將女孩嚇住了,她畏畏縮縮地抬起頭,望著眼前這個女人,許久,她開口喊了一聲“媽”。李艾玲一把將女孩摟在了懷里,她擱在地上的一疊傳單在冬日里,被一陣寒風吹得散落了一地。
     
    在這一幕發生之前,李艾玲為了尋找女兒小茉,幾乎走遍了駐馬店市的大街小巷,她專程找了一份酒水推銷的工作,希望通過走街串巷的“笨辦法”找到女兒的下落。她不知道,小茉所住的小區,距離自己曾經租住過的一套房子,只有不到500米的距離。
     
    找到女兒之后,李艾玲平復了一下情緒,將小茉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,發現女兒渾身上下破舊不堪,“她赤腳穿著一雙拖鞋,上身穿了一件特別破的氈衣,里邊的毛衣領口全都開線了,看起來就跟要飯的差不多。”
     
    李艾玲不知道小茉在失蹤的這些年里跟什么人住在一起,但從她的穿著判斷出,女兒的處境不好。擔心發生變故,她拉起女兒的手便要帶她回家,“她掙扎著不愿意走,嘴里喊著孩子,有孩子。聽到這兩個字,我一下子就傻了,她自己還是個孩子,怎么就有了孩子了?”
     
    李艾玲報警了。
     
    她在第一時間把事情告知了家人,民警趕到后,他們一同敲開了小區里一戶人家的房門,“開門的是一個老頭,他沒有理會其他人,而是直接喊小茉的名字,問她為什么帶這么多人到家里來,小茉看到他之后,下意識地往警察身后躲了躲。我進屋之后發現,床上躺著一對雙胞胎,看上去一歲左右的樣子。”
     
     
    找到小茉后,李艾玲曾在鄭某的家中見到了小茉的孩子 家屬供圖
     
    失蹤
     
    李艾玲與小茉的偶然相遇,在之后并沒有在這個家庭中上演他們期待的“團圓劇”,一個又一個無法接受的事實,讓李艾玲感到有些絕望。她回憶稱,找到女兒當天,她在派出所做完筆錄后,又見到了小茉的另一個孩子,“是個男孩,已經四五歲了。”
     
    從小茉失蹤,到她被李艾玲找到,這中間經歷了6年多時間。而最初的4年,李艾玲甚至不知道小茉失蹤的事,沒有人去尋找她,也沒有人報警。
     
    李艾玲說,小茉的父親在她剛出生后不久便不知所蹤,此后由她和家中老人負責撫養三個孩子,“小茉和哥哥是我照顧的,二女兒在老家由老人照顧。”
     
    由于經濟拮據,李艾玲走上了一條歪路,2011年,她因犯罪被判入獄。此后,小茉輟學,在一家服裝店里打工賣衣服,一個月有800元工資。那一年,小茉13歲,小學還沒有畢業。
     
    小茉的哥哥李承(化名)說,由于沒人管教,加上正值叛逆期,母親李艾玲入獄后不久,小茉便有了網癮,“她在服裝店打工也是斷斷續續,干一段時間就不去了,經常在網吧里一待就是一個通宵,后來沒錢了,就找我要。”
     
    起初,李承并不知道小茉要錢做什么,每次都會給她十元或者二十元,但發現小茉拿錢上網后,他開始控制小茉的零花錢。2012年4月底,一天下午5時左右,兄妹倆因為零花錢的事情吵了起來。
     
    “我勸她聽話,不要再去網吧了,她不聽,還是堅持要錢,我一生氣就打了她一巴掌,她哭著跑出去了。”李承說,小茉出門后,他也沒有出去找,但之后的幾天里,始終不見小茉回家,“開始我以為是去她朋友家,或者回老家了,也沒當回事。但時間一長我就開始擔心了,把這些地方都找了一遍,沒有任何消息”。
     
    妹妹的失蹤,讓李承感到害怕,他不敢把事情告訴母親李艾玲,甚至不敢報警。李艾玲回憶稱,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,她再也沒有見過小茉來監獄看她,“我問過我兒子,他說小茉去南方打工了”。
     
    2016年7月19日,李艾玲從位于河南新鄉的女子監獄刑滿釋放,沒有著急回家,當天晚上她住在姐姐家里,兩人聊了許多家里的事,但每次提及小茉,姐姐都會岔開話題。第二天,李艾玲才從姐姐口中得知,小茉已失蹤多年。她急忙從新鄉趕回駐馬店,但此時,他們曾經居住的家,早已面目全非,“那塊全部拆遷了,只剩下一堵白白的墻封著路”。
     
     
    事發時,小茉曾居住的家如今已經全部拆遷 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攝
     
    李艾玲無奈之下選擇了報警,但此時距離小茉失蹤已有4年。之后,李艾玲一直在苦苦尋找女兒,她說,小茉失蹤時沒有身份證,出不了遠門,“她應該還在駐馬店,我相信只要我堅持找,一定能找到”。
     
     
    小茉失蹤后曾在駐馬店市某小區里居住多年,今年初,她與母親在這里相認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攝
     
    強奸
     
    苦尋一年多之后,李艾玲如愿找到了女兒小茉,但結果是她不愿接受的。
     
    小茉被接回家后,李艾玲逐漸發現小茉的精神狀況有問題,很難與人深入交談,問多答少,有時獨自發笑。她將小茉送往醫院檢查,最終確診為精神分裂癥。
     
     
    小茉因患精神分裂癥少與人主動交流,平日里總是一個人拿著手機 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攝
     
    “經過治療,她現在情況好很多了,至少能與人溝通,但還是會時不時地自己傻笑。”李艾玲說,在這段時間,她曾經斷斷續續詢問過小茉這些年的遭遇,從而得知了一些破碎的信息,“她跟哥哥吵架那天,出門后在路邊遇到了那天給我們開門的那個老頭鄭某,被他用三輪車帶回了家,之后就被鎖在家里,給他兒子當媳婦,也不讓出去。一直到雙胞胎出生后,小茉才能出門在小區里轉轉”。
     
    在小茉的講述中,曾多次提到自己被鄭某一家人毆打,李艾玲為此多次前往派出所,希望民警能夠對鄭某一家人刑事立案。最終,在警方調解下,鄭某于2018年7月26日向李艾玲出具了一份保證書,其中提到,保證對小茉與自己的兒子一視同仁,不得侮辱、謾罵、毆打;保證小茉與其兒子結婚后男方父母不同??;如果婚后毆打小茉,雙方無條件離婚等。
     
    李艾玲說,她原本并不愿接受鄭某一家人,但考慮到小茉已經生下三個孩子,便決定讓步,想讓小茉嫁過去,“但突然有一天,小茉跟我提到鄭某曾脫過她的衣服,我一下子就懵了”。
     
    聽到小茉的話,李艾玲及家人回想起小茉大兒子的樣子,哥哥李承提出那個小孩與鄭某長得十分相像,一家人腦海中同時產生了一個荒唐的假設。李艾玲說,盡管覺得沒法接受,但又找不到理由推翻,“于是我們再次去派出所,要求對那個大孩子進行親子鑒定。結果在今年11月出來了,那個孩子確實是鄭某的。小茉也在之后告訴我們,她在鄭某家,每天和鄭某的兒子睡,有時也會和鄭某睡,甚至三個人一起睡”。
     
    根據這份親子鑒定結果,駐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于11月21日對鄭某刑事立案。案件信息顯示,雪松公安分局在立案當天便對鄭某采取刑事拘留。12月6日,駐馬店市驛城區檢察院已對鄭某批準逮捕,涉嫌的罪名為強奸罪。
     
    一名辦案民警表示,通過親子鑒定報告,目前已經能夠確認小茉的大兒子是她與鄭某所生,另一對龍鳳胎,鄭家人在給孩子入戶口時曾做過鑒定,結果顯示是小茉與鄭某的小兒子所生。今年12月,警方對這對龍鳳胎重新做了親子鑒定,并于12月21日下午4時許口頭告知李艾玲鑒定結果稱,“兩個孩子與鄭某的小兒子系親子關系”。
     
    李艾玲說,此前她一直不明白,短短6年時間,小茉為什么會從一個正常的孩子,變成精神分裂,“我一直以為是被他們打成這樣的,直到拿到鑒定報告,我才突然明白過來。她失蹤的那年才只有14歲,有哪個女孩能夠忍受這樣的遭遇?”
     
    回家
     
    實際上,除了精神狀況,在失蹤的這6年里,小茉在外貌上的變化并不大,看上去仍是十六七歲的樣子。今年9月,李艾玲帶女兒在當地一家小貸公司辦理貸款時,小茉在這家公司上班的小學同學麗麗(化名)一眼就認出了她。
     
    “她當時看上去很木訥,眼神老是飄,跟人說話有一搭沒一搭的。”麗麗告訴記者,她與小茉上小學時,兩家人住得非常近,因此經常一起上下學,一起寫作業,“我們那時候都比較貪玩,雖然學習成績不是很好,但她性格很開朗,鬼點子也多,絕對不是現在這樣子”。
     
    麗麗說,小學5年級之后,小茉輟學了,她家也因為拆遷從原來的住處搬走了,自此再沒見過小茉,“后來我聽她媽媽講到了她的遭遇,也知道她們來我們公司辦貸款是為了給小茉治病。心里面很難受,我們的小學同學,很多現在還在上學,就算像我一樣提前走上社會的,也都無憂無慮,小茉卻成了這樣”。
     
    現在,小茉已經回家快一年了,這段日子,她從未見過自己的三個孩子。李艾玲說,隨著治療持續進行,小茉現在已經能主動與人說話,“她時常會問我什么時候去接三個孩子回家,可我回答不了她。”
     
    12月14日,記者來到鄭某所住的小區,提及鄭某以及他的“兒媳”,一名居民稱,只知道這家有很多孩子,平時接觸并不多,也很少見到“兒媳”出門。
     
    在這個相對老舊的小區里,所有的居民樓都只有6層左右,鄭某的家就在其中一棟居民樓的頂層。房間外的樓道里,晾曬著些許小孩的衣服,房間內也到處堆放著孩子的衣物。
     
    鄭某的家屬說,鄭某目前已被公安機關控制,現在家中由她一人照顧幾個孩子,“大的上學去了,這兩個小的在家”。
     
    對于鄭某涉嫌強奸一事,他的家屬堅稱“沒有這回事”,并表示他們對于親子鑒定報告不予認可,認為那是造假的,“當初如果不是我們收留了她,這孩子可能早都死在外面了,幫他們養了這么些年,現在卻反過來要告我們”。
     
    關于“收留”一說,小茉有另一番說法。她說,當年鄭某將她帶回家后,曾給過她一個雞腿,隨后就脫她的衣服,當時,鄭某的老伴兒也在場,“從那以后,他就不讓我走,我每次想出門都會遭到毒打,用板凳砸,試過幾次后,我就不敢走了”。
     

     
    李艾玲說,從找到小茉到現在,他們一家人經歷了許多常人無法想象的考驗與糾結,“她雖然已經回家了,可未來該怎么辦,我們一點主意都沒有,唯一能做的,就是要幫她討個公道”。
     
    圖文來源于網絡,侵刪!
    ? 人片无码兔费视频中文幕人_亚洲av中文无码一区二区_911亚洲精选在线观看_中文中字无码字幕在线观看_日本中文字幕亚洲乱码